斯酱斯油洛夫基

私人日记本
Welcome to meet the real me.

血腥情人节的这首歌是一首能让我直接返回到去年这个时候的一首歌,去年三四月的燥热悸动全部压缩在了这首歌里面,每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我都失去自己的几乎所有力量,连手机也抓不稳

豆瓣不会告诉你有多少人看过这点上豆瓣比lofter好多了但是我不可能在豆瓣上发日记突然很怕lofter倒闭这样我三年多甚至更久的日记都看不到了

在手机里翻来翻去找歌听,新歌听腻了还没搜寻到更好听的乐队。突然发现自己下了The bends,点进去听了起来感觉得到了救赎。好久不听rh了…………真的好久了,接受不了他们后面的那种神神究究的声音,就像躺在一床很软很软的被子里面,陷进去没有方向感什么都掌握不了。bends真好听啊,不愧是高中贴宿舍墙上的三张专辑之一。三张专辑都快忘了是什么了,时间过得真快,又要到夏天了。

事情的起因是我想买一个很贵的耳机但是恰好不够钱。我去跟X要缺的钱,可能是脑子一瞬间想起了这件事就特别想提,然后我跟X说之前买的机票钱你也没给我。然后X立马转了好多钱给我,然后自己发脾气,冷漠地对我说话。我一开始恨不能穿梭时空去把这句话删掉,而且不能理解相处那么久难道X还会觉得我为了这种事情斤斤计较,争执了半天未果两个人忿忿暂停了战役睡觉去了。然后现在想想其实也没那么生气了,对X的那种感觉也完全理解了——要是是我被这么说,我感觉我也会想X一样气冲冲先把钱打了然后一脸冷漠的吧。我和X又特别在占便宜方面比较敏感,特性如此相似。
以后可能X会强硬要求记账平摊……………无论如何结果无法改变,但是除了麻烦好...

我希望这一切还没有开始 未来还有无限的可能性

云端最好的优点就是并不会真正的遗失信息
从现在开始 努力把自己的生活往赛博方向转移

只要一想到把手机交出去返厂维修我就会很痛苦
手机里面保存了我和X一年多的聊天记录和这一年的照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记录也就是我们在那一段时间的自我,虽然可能不会去专门看过,但是还是想能保留下来。我真想把手机一直放着,等到几十年以后保存这些数据的技术出现了再去维修手机。然而这都是痴人说梦。

昨晚梦到做中文句子排序题,纠结了好久没有能填出来,找不到句子之间逻辑性的关联,最后快填出来的时候醒了。

大概这是一种混杂着高中时期做语文填衔接句子和目前写雅思作文小训练的共同阴影的恐惧。高中语文真是太可怕了,专门练填句子练了好久,几乎找不到任何窍门,两眼一黑瞎蒙法。

现在很多我很喜欢的事物一开始我却非常看不上眼,反而是那些第一眼就很喜欢的东西,在长时间地审视中却没能坚持下继续喜欢它们。

有一点不可思议,很久以前我很看不起我爸做出的选择。但是现在想想,我也做着和我爸完全相同的选择。

1 / 8

© 斯酱斯油洛夫基 | Powered by LOFTER